回答了很多问题的幸福学理论

出人意料,从前年开始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选修课是“幸福课”,听课人数超过了王牌课《经济学导论》。教这门课的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讲师,名叫泰勒·本-沙哈尔。

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到底追求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他坚定地认为:幸福感是衡量人生的唯一标准,是所有目标的最终目标。塔尔博士在哈佛学生中享有很高的声誉,受到学生们的爱戴与敬仰,被誉为”最受欢迎讲师”和”人生导师”。

在一周两次的“幸福课”上,本-沙哈尔没有大讲特讲怎么成功,而是深入浅出地教他的学生,如何更快乐,更充实、更幸福。

一、幸福,应该是快乐与意义的结合

“一个幸福的人,必须有一个明确的、可以带来快乐和意义的目标,然后努力地去追求。真正快乐的人,会在自己觉得有意义的生活方式里,享受它的点点滴滴。”

本-沙哈尔竟然从汉堡里,总结出了4种人生模式。

当年,为了准备重要赛事,除了苦练外,他须严格节制饮食。开赛前一个月,只能吃最瘦的肉类,全麦的碳水化合物,以及新鲜蔬菜和水果。他曾暗中发誓,一旦赛事完了,一定要大吃两天“垃圾食品”。

比赛一结束,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奔到自己喜爱的汉堡店,一口气买下4只汉堡。当他急不可待地撕开纸包,把汉堡放在嘴边的刹那,却停住了。因为他意识到,上个月,因为健康的饮食,自己体能充沛。如果享受了眼前汉堡的美味,很可能会后悔,并影响自己的健康。

望着眼前的汉堡,他突然发现,它们每一种都有自己独特的风味,可以说,代表着4种不同的人生模式:

第一种汉堡,就是他最先抓起的那只,口味诱人,但却是标准的“垃圾食品”。吃它等于是享受眼前的快乐,但同时也埋下未来的痛苦。用它比喻人生,就是及时享乐,出卖未来幸福的人生,即“享乐主义型”;

第二种汉堡,口味很差,里边全是蔬菜和有机食物,吃了可以使人日后更健康,但会吃得很痛苦。牺牲眼前的幸福,为的是追求未来的目标,他称之为“忙碌奔波型”;

第三种汉堡,是最糟糕的,既不美味,吃了还会影响日后的健康。与此相似的人,对生活丧失了希望和追求,既不享受眼前的事物,也不对未来抱期许,是“虚无主义型”;

会不会还有一种汉堡,又好吃,又健康呢?那就是第四种“幸福型”汉堡。一个幸福的人,是即能享受当下所做的事,又可以获得更美满的未来。

不幸的是,据本-沙哈尔观察,现实生活中的大部分人,都属于“忙碌奔波型”。

二、人们习惯性地去关注下一个目标,而常常忽略了眼前的事情

本-沙哈尔经常讲“蒂姆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晃动着许多人熟悉的影子。

蒂姆小时候,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但自打上小学那天起,他忙碌奔波的人生就开始了。父母和老师总告诫他,上学的目的,就是取得好成绩,这样长大后,才能找到好工作。

没人告诉他,学校,可以是个获得快乐的地方,学习,可以是件令人开心的事。因为害怕考试考不好,担心作文写错字,蒂姆背负着焦虑和压力。他天天盼望的,就是下课和放学。他的精神寄托就是每年的假期。

渐渐地,蒂姆接受了大人的价值观。虽然他不喜欢学校,但还是努力学习。成绩好时,父母和老师都夸他,同学们也羡慕他。到高中时,蒂姆已对此深信不疑:牺牲现在,是为了换取未来的幸福;没有痛苦,就不会有收获。当压力大到无法承受时,他安慰自己:一旦上了大学,一切就会变好。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蒂姆激动得落泪。他长长舒了一口气:现在,可以开心地生活了。但没过几天,那熟悉的焦虑又卷土重来。他担心在和大学同学的竞争中,自己不能取胜。如果不能打败他们,自己将来就找不到好工作。

大学4年,蒂姆依旧奔忙着,极力为自己的履历表增光添彩。他成立学生社团、做义工,参加多种运动项目,小心翼翼地选修课程,但这一切完全不是出于兴趣,而是这些科目,可以保证他获得好成绩。

大四那年,蒂姆被一家著名的公司录用了。他又一次兴奋地告诉自己,这回终于可以享受生活了。可他很快就感觉到,这份每周需要工作84小时的高薪工作,充满压力。他又说服自己:没关系,这样干,今后的职位才会更稳固,才能更快地升职。

当然,他也有开心的时刻,在加薪、拿到奖金或升职时。但这些满足感,很快就消退了。

经过多年的打拼,蒂姆成了公司合伙人。他曾多么渴望这一天。可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他却没觉得多快乐。蒂姆拥有了豪宅、名牌跑车。他的存款一辈子都用不完。

他被身边的人认定为成功的典型。朋友拿他当偶像,来教育自己的小孩。可是蒂姆呢,由于无法在盲目的追求中找到幸福,他干脆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眼下,用酗酒、吸毒来麻醉自己。

他尽可能延长假期,在阳光下的海滩一呆就是几个钟头,享受着毫无目的的人生,再也不去担心明天的事。起初,他快活极了,但很快,他又感到了厌倦。

做“忙碌奔波型”并不快乐,做“享乐主义型”也不开心,因为找不到出路,蒂姆决定向命运投降,听天由命。但他的孩子们怎么办呢?他该引导他们过怎样的一种人生呢?蒂姆为此深感痛苦。

为什么当今社会有那么多“忙碌奔波型”的人呢?本-沙哈尔这样解释:因为人们常常被“幸福的假象”所蒙蔽。

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和文化背景是这样的:假如孩子成绩全优,家长就会给奖励;如果员工工作出色,老板就会发给奖金。人们习惯性地去关注下一个目标,而常常忽略了眼前的事情,最后,导致终生的盲目追求。

然而一旦目标达成后,人们常把放松的心情,解释为幸福。好像事情越难做,成功后的幸福感就越强。不可否认,这种解脱,让我们感到真实的快乐,但它绝不等同于“幸福”。它只是“幸福的假象”。

这就好比一个人头痛好了之后,他会为头不痛而高兴,这是由于这种喜悦,来自于痛苦的前因。“忙碌奔波型”的人,错误地认为成功就是幸福,坚信目标实现后的放松和解脱,就是幸福。因此,他们不停地从一个目标奔向另一个目标。

在本-沙哈尔看来,寻找真正能让自己快乐而有意义的目标,才是获得幸福的关键。

三、他们把物质与财富,放在了快乐和意义之上

本-沙哈尔希望他的学生,学会接受自己,不要忽略自己所拥有的独特性;要摆脱“完美主义”,要“学会失败”。

为了更好地记住“幸福课”的要点,本-沙哈尔还为学生简化出10条小贴士:

1.遵从你内心的热情。选择对你有意义并且能让你快乐的课,不要只是为了轻松地拿一个A而选课,或选你朋友上的课,或是别人认为你应该上的课。

2.多和朋友们在一起。不要被日常工作缠身,亲密的人际关系,是你幸福感的信号,最有可能为你带来幸福。

3.学会失败。成功没有捷径,历史上有成就的人,总是敢于行动,也会经常失败。不要让对失败的恐惧,绊住你尝试新事物的脚步。

4.接受自己全然为人。失望、烦乱、悲伤是人性的一部分。接纳这些,并把它们当成自然之事,允许自己偶尔的失落和伤感。然后问问自己,能做些什么来让自己感觉好过一点。

5.简化生活。更多并不总代表更好,好事多了,也不一定有利。你选了太多的课吗?参加了太多的活动吗?应求精而不在多。

6.有规律地锻炼。体育运动是你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每周只要3次,每次只要30分钟,就能大大改善你的身心健康。

7.睡眠。虽然有时“熬通宵”是不可避免的,但每天7到9小时的睡眠是一笔非常棒的投资。这样,在醒着的时候,你会更有效率、更有创造力,也会更开心。

8.慷慨。现在,你的钱包里可能没有太多钱,你也没有太多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无法助人。“给予”和“接受”是一件事的两个面。当我们帮助别人时,我们也在帮助自己;当我们帮助自己时,也是在间接地帮助他人。

9.勇敢。勇气并不是不恐惧,而是心怀恐惧,仍依然向前。

10.表达感激。生活中,不要把你的家人、朋友、健康、教育等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的。它们都是你回味无穷的礼物。记录他人的点滴恩惠,始终保持感恩之心。每天或至少每周一次,请你把它们记下来。

写给自己的blog

一个人空的时候,就很喜欢思考很多东西,尤其是看着窗外漂亮的地中海美景,想法就更多些。没人说说自己的想法,或者说了也很少有人理解,索性写在自己的blog里面,是个不错的方式把它记录下来的。

其实现在写的blog,每篇文章都是写给自己的,前几天把过去那么多年的文章都看了看,发现那个时候的自己好幼稚、有的时候傻乎乎的,但是看着那个傻文章,还是可以体会到那个时候的感觉的。

很多人写日记,我从小不喜欢日记,但是看看这么多的文章,发现这个blog其实是我的日记,只是它是公开的。

现在越来越不喜欢那种相处很久都不知道心里在想啥的人;虽然把自己心里在想的事情公开可能会被人利用,但是那又咋样呢,我就是这么想的。简单透明到极致,其实也就没啥可担心的了,这样活着挺轻松的。

这几天在看车,打算下周回加州或者下下周在纽约的时候买辆车;我现在在一个地方落脚的感觉不是来自于有没有房子,而是是不是有辆车。

这次打算把我的X3买回来,或者升级买辆X5,下周回加州去试驾一下再决定。

我现在窗外的景色是这样的:

2014-07-02 14.10.59

最近2年的变化。

那天和老婆聊了很久,我发现这2年在国外呆着、上学,我还是有不少变化的。

最明显的一个是更加实话实说了,不忍不装。记得前一阵从澳洲回来,给一个好哥们带了个几个澳洲小礼物,给他时候,他看看说,谢谢,我不吃tuna;然后看看另外一个说,谢谢,我不喜欢vegimine。你的礼物我都收到了,你可以留着给别人了。我第一反应,丫也太直了,后来想想,这样多好啊,我没浪费东西,他也没拿一堆不要的东西,想想在国内每年春节搬东西送人就累。所以前几天过生日小良送了我一个goPro,我和小良说这玩意我真没用,你给我你amazon的账号,我去退了去。我喜欢pebble steel,你送我个pebble吧,还便宜。不知道小良感觉是啥,但是我感觉很好,又省钱、又得到了自己喜欢的生日礼物。这感觉挺好。

和老婆回顾以前很多事情,其实过去很多次冲突、或者和朋友闹翻,都是因为之前一直忍着忍着、其实心里都快流血了还装着很高兴似的,等到哪天真受不了了,那是真的一丝都受不了了。爆发那一刻,所有人都震惊了,因为之前那样你都没体现出来任何不高兴,为啥现在连这么一点都受不了了。回想过去几十年一次一次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是应该有啥不爽的就直接说,眼前可能有些痛苦尴尬,但是这才是长期的基础。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自我实现需求
自我实现需求(Self-actualization),是最高层次的需求,包括针对于真善美至高人生境界获得的需求,因此前面四项需求都能满足,最高层次的需求方能相继产生,是一种衍生性需求,如:自我实现,发挥潜能等。
缺乏自我实现需求的特征:觉得自己的生活被空虚感给推动着,要自己去做一些身为一个“人”应该在这世上做的事,极需要有让他能更充实自己的事物、尤其是让一个人深刻的体验到自己没有白活在这世界上的事物。也开始认为,价值观、道德观胜过金钱、爱人、尊重和社会的偏见。例如:一个真心为了帮助他人而捐款的人。一位武术家、运动家把自己的体能练到极致,让自己成为世界一流或是单纯只为了超越自己。一位企业家,真心认为自己所经营的事业能为这社会带来价值,而为了比昨天更好而工作。
激励措施:设计工作时运用复杂情况的适应策略,给有特长的人委派特别任务,在设计工作和执行计划时为下级留有余地。
——————————————————————————
这个感觉和我现在的感觉很像,所以应该是缺乏自我实现的一个问题。

什么是对自己最重要的。

这几天花了很多时间思考这个问题-到底什么是对自己最重要的。

最近不管是职业上的发展方向、还是个人的方向,其实最后都回归到这个实质性的问题,在第一次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觉得空了一下,因为发现我竟然是没答案的。而在15年前,我有着清晰的答案,在经历了15年的工作、创业、婚姻、和各种经历后,答案消失了。

回顾过去的3年,觉得很少有之前那种发自内心的愉悦和痛快淋漓,这种痛快曾经出现在刚刚工作时候,在刚刚开始创业时候,在刚刚结婚时候。

最近感觉最发自内心的高兴那一刻,是陪爸妈在美国转了10天,到西雅图看看过去的老朋友,和朋友们一起去山里看看,真心觉得高兴。隐约的感觉到,这些事情里面包含着那个对我真正重要的东西。

对比而言,2个月前在纽约和朋友们一起研究了个不错的创业方向,也得到了几个VC的投资承诺,但是在回家冷静下来呆了一个月以后,突然发现自己对那个创业的方向兴趣真的不是那么的重,想想未来5年要全部扑在上面,真心犹豫,也觉得很压抑。那为啥还要做它呢?而也说明这个创业项目里面,不包含那个对我来说真正重要的东西。

回顾过去,15年前,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让自己死的那天可以做到不后悔,并让自己每天高高兴兴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大学、在毕业,我都是在用这个原则果断地做着每个决定。大学不上第一节课,不做家教,决定做网站,决定关网站做培训,决定和金剑创业,决定去微软、去eBay、去做百姓网,每个每个这个决定都做得让我没后悔过,包括决定离开公司,还是一样没后悔过。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决定。

但是从2011年到2014年的现在,我变得很犹豫,很纠结,很多决定做的都很慢,而且总会翻来覆去。和朋友的相处也经常想法变来变去,连我自己都不喜欢。更不用提发自内心的高兴。

仔细分析了为什么,觉得核心的原因是包袱和责任越来越多,导致顾虑越来越多。作为兄弟的责任,作为老板的责任,作为老公的责任,越来越多的因素要被考虑到每个决定里面去;而这些责任,很多时候和自己的原则是冲着的。为了责任不断地做着违背自己原则的决定,慢慢的,原则也就淡出了。而每种责任其实又都是独立存在的,没啥想通的原则,所以就变成没有原则了。而之前的那种纠结和犹豫,就是来自于在不同的责任之间、责任和自己的喜好之间的拉锯、碰撞。

那结论是啥呢?不开心的负着越来越多的责任,还是开心的继续追求自己的梦想而不负责任?

这2个似乎都不对,那是不是我现在肩负的责任里面有些是可以卸掉呢?答案似乎是yes。比如作为百姓网founder的责任,在我已经把能做到的都做了以后,其实我现在已经没有了这部分包袱;除此以外还有什么是不必要的责任呢?找到它,卸掉它。

在美国上学这2年,对于美国人的了解就是绝对的个人主义;任何决定都以自己为核心,他们的思路就是自己不开心去照顾别人毫无意义。以前觉得这样很自私,现在看看没觉得有啥不好。做个让自己喜欢的自己,难道不是最基本的么?

或许,这个重新找回明确答案的过程,会是这2年读书的最大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