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平静

很晚了,但是还是睡不着。今天是,哦,不是、是昨天是一个让人心情到现在也不能平静的一天。小玉说第一次看到我开会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对了。是的,从来没这样难过过。

但是business is business(借用建硕的词),我始终觉得business就是打仗,不同的连队(company)在这个战场上搏杀。保持一个精干的能打仗的company,其实是对company所有成员负责,因为打输了,就意味着这个连队(company)要消失了。所以,很多决定虽然感情上很难,但是business is business,希望大家能理解。

对了,昨天老婆终于大路考也通过了,拿到驾照可以上路了,也是真不容易啊。

我又回来了,对工作挑剔的人。

昨天泰琳过生日,在去的路上说了很多东西,说了买东西,说了周围的环境。邹妈说了一句,好像和我说啥东西我都说不好。

是的,我是个挑剔的人。说好听的是要求比较多。

在过去的1年里面,很多时候已经不那么挑剔了,因为在怀疑自己的挑剔和严格是否有点太自我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折磨(看着做出来的东西都不符合自己的要求,但还是妥协接受,是一种折磨),今天有了个确信的答案:对有些事情不需要那么挑剔,比如说感情的事情,家里人的相处。但是对工作,是要挑剔的。因为你保持这比别人更高的高要求才会得到比别人更好的结果。

所以,挑剔的我回来了。会坚持自己的高要求,如同以前一样对所有没达到要求的事、人一律不会客气。

我还是很爱国的

奥运是个折磨我很久的事情,终于开幕了,觉得没啥感觉。但是真的看的时候,却心里很激动,很自豪。说明我还是很爱国的。

今天被卖保险的折腾了半天,真想去咬死这些买保险的。不过回家想了想,没啥必要,和他们斗啥气,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