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变了。

和我们的大文豪vince聊天,问他怎么思考stanford问的那个问题,果然很有启发,看来和不同思路的人聊这个问题,是个让我能够想清楚的好方法。

Vince和我最大的不同就是有学问有知识,博览群书。我除了看工具书,基本很少看书,我的成长很多是靠工作经历+观察和思考。不过在这次的这个问题上,我觉得Vince让我有了新的想法。

前面的很多结论都是在靠自己的逻辑和过去的经验往前推,但是推完了,总觉得差点啥。老婆说了句话,说我是在找到一个未知的自我,这个让我很有感触,应该就是这样,但是如果是这样,靠逻辑是不可能推出来的,那怎么才能找到呢?

Vince的思考很有意思,Vince说禅宗说禅(一个人)写的很多书,还有老子和马克思思想,从里面得出来的道理对于这个问题的解释是,过去你玩了一个游戏,现在要玩另外一个了。这2个没啥关系,你要找到另外一个游戏的方法,就是要突破现在这个游戏的极限,一个类比是:一个只熟悉有理数的人,是怎么样发现无理数的?当他第一次看到无理数的时候,可能觉得这是荒谬的东西,但是最后证明,它是存在的。而找到无理数的方法,就是把有理数推导到极限。

这个理论,我觉得很正确,但是怎么样做,我还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收获就是,我应该多找人聊聊,比如老华,这个曾经让我看不懂的老板,现在我能理解他了,我知道他当时为啥会那么执着的追求着某个东西。那就是他的无理数。包括Alan Yan,我想知道他读书前后的变化是啥。等7月份考完试,我要去向他们请教一下这些困惑。

 

以后到底想做点啥?有点靠谱的结论。

还是接着以前那几个点往下走。这几天和老婆在聊为啥她要继续读博士,结论是,她真的喜欢这个方向,喜欢呆在学校里面研究点啥东西。那对我来说,接下来几十年要做点啥?

和老婆都达成了一个共识,前面10几年的努力,我们现在是没有生存压力的,也没有过好日子的压力,这些都摆在我们的面前了:买个房子,只是想和不想的问题;买辆宝马也是想和不想的问题;去不去上班,随意;让爸妈活的丰富多彩的,ok。

回头想想过去十几年的努力目标,好像就是眼前这些已经得到的东西。

所以,很明显的一个结论出来了,最近的2~3年肯定是个转折,以后的日子不一样了,我需要想清楚未来的几十年想干点啥,然后,为了这个目标做好准备。

看了读MBA最多的2类人的描述:1)想转行的,例如,原来做技术的想转管理的。2)在banking和consulting里面,想升职升不上去的。

那我算哪类,好像我更像第一类,但是又不是那么像,我不想转行,我喜欢新东西,新行业,IT、互联网和以后再出现的新东西,总是能让我兴奋。我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喜欢做没做过的事情。

读MBA,只是能让我以后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更加得心应手。再回到接下来想做啥。

那天总结出来的帮助其他人,我觉得是个喜欢的方向,肯定是个option,但是分析出来以后觉得很假,想了几天以后觉得还行,因为对以前一个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能不能活的好好的人来说,可能这个目标有点不切实际。但是对于我接下来的状态来说,好像是合适的。

但是我不喜欢纯粹的公益组织,也没想过有一天去成立个公益组织,起码现在肯定一点这样的想法都没,因为我喜欢商场上那种战斗的感觉,喜欢带着team一场一场的打仗,这也是让我兴奋的。

整合一下这些想法,接下来的短期和长期目标是:

短期:辅助百姓网成功。

中期:继续做新的公司、业务,但是要是能够帮助到人的实际的业务,不去搞金融、证券、咨询、这种虚的但是很赚钱的东西。

远期:等我老的时候,我想成为一个VC,或者是个导师,能够帮助和我现在一样的年轻人,把我的经验传给他们。

 

恩,这3个目标,是我最近想明白的,而且感觉有点靠谱了。

另外,又想到一点,是最近在脑子里面出现过很多次的,也要记下来,在微软和微创那5年,我在同龄人里面算是认识人多的,用老婆的话说是social,记得那时候总是吹我可以在全国跑几个月,不用自己掏钱吃饭住酒店。但是在百姓网这7年,我基本没任何什么人,彻底的不social,因为我知道我的分工是看住这家公司里面的东西,而不是再出去认识人,social。所以,这次读MBA,我有一点很清楚,我需要重新回到social的形态,认识更多的人。 所以在明年开学以前,有一个事情是我需要搞定的,就是我的英语沟通能力。即便下次的TOEFL我拿到个好成绩,我也会在开学前尽可能的练我的英语。我要把这个之前落下的功课也补回来。

继续思考什么对我最重要

上次的推理结论是:帮助别人。

但是,想了几天以后,觉得不一定是这样。帮助别人是让我高兴的事情。 但是这个好像只是在过程里面,有些偏向微观,说明了具体什么样的事情是让我兴奋的。

宏观的来说,我觉得每个阶段都保持自己兴奋的一个基本原则是不断挑战自己,每次当自己觉得稳定了,不行了的时候,都给自己找个新的目标,需要使劲蹦才能够得到的,是过去十几年的轨迹。这是从宏观上来说让自己兴奋的。

今天想事情想的有点脑子不转了,先记下来,接下来再继续想。

 

最近领悟出来的一些东西。

好久没写BLOG了,尤其是换到MAC以后,因为没有了方便的写东西的windows live writer,就更加懒得写了。开始学英语3个多月了,觉得有很多新的感悟,还是想写下来,等过几年回头的时候看看。

在mac上装了个写博客的软件,虽然是破解的没给人家钱,但是因为实在不值得买个就这么样吧,sorry了,作者。


从11月份开始决定学英语,12月份正式开始上课,开学,到现在已经3个多月了。上上个星期去悉尼考了一次TOEFL,成绩还不知道是多少,但是不管成绩是好是坏,我都觉得这3个月很值得。

一 英语提高了,自己的弱点之一变得不那么弱了。

英语,这个让我恨了十几年的东西,我一直记得刚刚工作2个月,jianshuo和我说的那句话:李佳,你哪都不错,就是英语太差了。 好像这句话不只一个人和我说过。我自己也知道,也叫着说要提高它,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最后都没有结果。而这次,我着实的提高了。现在我能看从头到尾看下来一部BBC的纪录片,能理解大多数的内容了。能够和老外说话的时候听懂他们说的大多数东西了。这样让我很兴奋,不管这次成绩是多少,这已经让我觉得这3个月是值得了。

二挑战自己的性格,学会做好不喜欢的事情。

这次真的学了3个月英语,也想明白了自己为啥英语一直学不好,因为学英语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它不是我喜欢的方式,没那么多为什么,没有啥太有效的方法。学它更多的就是靠闷着头背单词,看着5000个单词,每天只能背50个,没办法着急,没办法突击,只能这样;每天读文章,读不懂,着急,做题错了一半,着急,但是没办法,硬着头皮继续读;听听力,听不懂,没办法,继续听。就这样闷着头别想太多,闷了一个月以后,再看看听听读读发现进步了,再闷一个月进步了。 就是这样一个月一个月的闷下来,它进步了。 我讨厌这样的东西,但是我做到了。这点就像是我以前问Ann,我觉得你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跑长跑,为啥要跑,ann说是训练自己。后来我发现其实优秀的人都有这种自虐情节,就是给自己找罪受,目的是磨练自己最弱的东西,最不喜欢的东西。

三 反思自己

工作了十几年,在看着MBA申请的论坛上大多数都是工作了几年的小孩,才发现我真的工作好多年了。这十几年,我基本没闲着,每天每周每个月都在拼。论坛上的人都在讨论怎么样编故事,我在看我过去的经历,我在想怎么样把我过去的经历挑出最有意义的写在我的essay里面。 看着MBA申请的那堆问题,我觉得挺好的,比如说,stanford问:什么对你是最重要的。这个问题让我想了很久,因为我没有很确定的答案。 我的答案很分散,都很重要,但是不知道哪个是最重要的。过去十几年的拼命工作让我得到了很多经历、经验,那这次MBA的过程,会让我知道未来的方向,这也和中国俗语说的40知天命,我希望我在MBA读完以后就知道我的天命,并能够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面为它奋斗。这样的感觉很好。在总结这些的过程里面,我回头想了想过去的10多年,我都在干啥,最后总结出了这样的几个阶段:

1.生存(1998~2000)。从离开辽化,到了上海,我就是一个人,对我来说,怎么样能够一个人活下来,让爸妈不操心,是当时几年的重点,而大学让我很是失望,它不能帮我实现这个。所以我开始做实习,开始学自己的东西,做能实现这个目的的东西。 第一次的互联网泡沫让我实现了,我能自己养活自己了,在大学里面看着其他人都在花爸妈钱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帅,我能活下来了,而且还有富裕。

2.成长(2000~2008)。这是接下来10年的主题(大三->2008年)。记得那个时候做网站赚了很多钱,最后毕业的时候算算,我银行里面没钱,因为把那个钱全都买了电脑,参加了培训,花在了自己的身上。而这样的投入让自己学到了知识,而这些知识让自己获得了下一个机会,微软认证讲师, 从互联网这个虚无的暂时的虚荣上找到了一个更加扎实的IT技术之路。毕业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很牛,因为当别人在找一个月4K的工作的时候,我已经可以一天赚到4K,所以毕业的时候选择和小良、金剑一起创业。开始不久就发现,自己只是一个个人骑士,个人能力很强,但是不懂团队,不懂资源,只能自己干事情。所以几个月以后选择了微创,我记得好像员工号是32,在微创让我找到了新的成长方向:学会团队合作,学会利用资源。 接下来的3年时间,看着微创从一个和微软一样优秀的团队,沦落到一个平凡公司觉得很心酸,但是我还能学到东西,我是一个微创的员工,但是我80%的时间都是在微软,不在微创,因为我发现在微软能学到的东西更多,那边的人更强,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一辈子的朋友,jianshuo、yumin、angela…etc。2005年4月1日是有一个转折,在我觉得微软学到的东西变少,微创已经没法再呆的时候,本来计划去美国游荡半年,签证、机票都搞定的时候,jianshuo发来了邀请 – 客齐集,这个邀请是无法让我拒绝的,一个最喜欢的老板兄弟,一个最喜欢的行业-互联网,一个创业的case,一个500强公司。 所以,基本辞职第二天就开始在eBay上班了,从软件转回互联网感觉真好,接下来的3年时间,又是一番野蛮成长,jianshuo不做的我都做是我的工作职责和内容,人事、行政、财务、市场、产品;和好兄弟们在一起拼搏,eBay的最佳团队,和meg一起开会,这一切都让我觉得很兴奋,很满足。 尤其是对自己的成长很满意,够快,够爽。

3. 自我实现和成就(2008~2011)。到了2008年,开始觉得有些迷茫,因为成长开始变慢了,发现以前那种大块大块可以学的东西都没了。作为一个管理者,你的成长来自于管人过程里面的各种体验和经历,更多的来自于一点一点的体验,有时是欣慰的有时是心酸的,这种成长的感觉很慢,没有以前的痛快的感觉了。 这个时候发现最让自己兴奋的东西,就是和团队一起做出的那些事情,看着客齐集从0成长到100万PV每天的网站,发现这是在所有事情里面最让人兴奋的,并且看着自己的团队跟着自己经历着最快的成长。 从2008年从eBay拆分,百姓网独立以后,这种感觉变成了一切,带领公司成长的成就,带领team成长的成就。 到了2011年,打赢上海、北京两仗以后,并且看着百姓网成为一个亿级别的网站,让我很欣慰。 但是再看看接下来的几年,我看不到自己还能像之前几年一样发挥那么大的价值,因为公司成长的太快了,我out了。 marketing方面,我还很强,但是在管理一个上市公司方面,我是小白。而且我清楚的知道,我自己的优势和路数都是特别适合创业型公司的,过去十几年的做法和经验在接下来公司的发展里面很可能不再是优势。 我需要新的成长周期。 尝试了report给新招的资深职业经理人,发现这不是个好的选择,因为不管你的title是啥,你根本不能抹去你在这个公司的地位,你可以心情平静的report给一个人,但是没有职业经理人能够心情平静的管着公司的创始人。所以这错了,

4. 接下来想做啥?(2012->)。这个问题自己问过自己,从来没仔细想过,在澳洲这个quiet和boring的地方,特别适合好好的思考这样的东西。 其实前面那10年总结以后,发现只有一个原则:做让自己兴奋的事情。 那这个问题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是让人兴奋的,在接下来的几十年? 而前面发现的另外一个规律就是,随着人的年龄、经历越来越大,我们的节奏开始变慢,以前只规划几个月,1年、2年,到了30岁的时候,当你看到更多东西的时候,你开始要规划自己未来的7年,甚至15年,因为你对自己的理解开始更加深入,开始有这样的规划能力,让你能够规划的这么长。 所以2012年之后10年里面,会让我兴奋的几个方向和事情:

1)帮助百姓网更加成功。

上市,我没觉得是个啥成功。上市之后怎么样更好的发展,怎么样像apple、google这样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是关键。 我觉得我自己几乎肯定不会在这个公司呆一辈子,因为我的本性是喜欢新东西的,在公司达到某一个阶段后我会失去兴奋的感觉。但是我也看到了作为founder,你可以为公司提供不一样的价值。公司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什么是长久的,什么不是,这个是founder可以为一个公司提供的最大的价值。 但是对我来说,我不理解上市公司的游戏规则,我就没法和公司之后的专业管理团队很好的沟通,所以,我必须要学会这些规则,让我在这个时间到来前做好准备。在我回百姓网那天,我最大的可能不是一个CXO,而只是个旁观者,advisor,consultant。

2)继续再去做一个/几个能帮助别人的公司和业务

创业这事情,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面,我相信还是让我兴奋的事情。 而百姓网的这8年时间让我看到了另外一个让我兴奋的东西,就是做一个能够帮助别人的对别人有用的业务的不一样的成就感。 当你的公司、业务,可以让别人对你说:谢谢你,你的帮助很有用的时候。这个比赚更多的钱更有感觉。 所以,我会再去尝试做一个新的公司,能够帮助别人。

3) 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好人一起开心的做上面的事情。

在刚刚毕业的时候,我觉得我自己不可能在任何一个公司干过3年,因为我是那种特别没耐性的人,在百姓网干了8年,回头看看原因是因为有一群很好的人和你一起,这让我们在困境的时候更加有信心,工作的时候更加开心,而且没有办公室政治,没有推事情,这样的氛围是我永远喜欢和追求的。但是在8年的过程里面,因为我自己的不成熟、无能和无知,也伤害过很多和我一起奋斗的人,这是非常让我内疚的事情。所以这次的MBA的过程里面,我希望能够用这段时间来总结过去犯过的错;通过学习新的知识让自己懂得更多避免犯错;通过和其他有经验的人的交流学到更多;总之一句话,我希望继续享受和好人一起工作的氛围,并且不伤害到好人。

4)做真实的自己

从大学开始,就听人说,工作里面都带着假面具。在这么多年的工作里面,确实也见过非常多的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也证明了,我可以做真实的自己,同时也可以做好事情。 我在大学的时候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在工作以后,我是一个从来不喝酒的市场人员,而且我觉得做的也不错;我们做了个没有办公室政治的,每个人都是真实的自己的公司;这一切都证明,我们可以做真实的自己,把戴面具声下来的时间用到工作里面去。 MBA,能让我更懂商业,但是我不希望学个MBA以后就变的虚伪了,我希望学这个MBA可以让我更好的做个好business同时做真实的自己。


N年以后的计划:

1)帮助别人创建可以帮助别人的公司。

创业是让人兴奋的,但是我也知道创业是对体力有很高的要求的。当有一天我干不动创业公司的时候,我希望能够让我过去积累的财富、知识、经验,可以帮助其他人更好的创建帮助其他人的公司。或许是做培训,或许是成为一个VC,或许是成为一个商科教授。 总之,这是我现在有点感觉的,以后老了的方向。

 

近脑子里面翻来覆去想了很多,这是一个人空下来,离开过去的生活工作带来的好处。当把过去10几年的过程、让自己兴奋和沮丧的东西都倒出来以后,似乎stanford问的那个问题有了些答案。

到底什么对我是最重要的?

如果是上面这些,答案好像应该是用我的能力帮助别人。 用我的能力来帮助我的公司变得更好;用我的能力来帮助我的team成员变得更好;用我的能力来帮助我的老婆实现梦想变得更好;用我的能力让我的家庭变得更好;用我的能力来帮助我的兄弟姐妹们生活变得更好;用我的能力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这些,确实都是最让我兴奋的事情。但是又觉得这个回答好像太崇高了点,我一直把自己叫做土匪,这个答案好像有点怪,但是,它又是符合逻辑的。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面,我应该会想的更加清楚,看看到时候会不会有些变化。